5本超燃架空历史文苍生涂涂天下寥寥诸子百家为

2019-01-08 14:4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劈,噗,砍,噗,劈,噗,砍,噗、、、”随着广场的抑扬顿挫的叫声,可以看到两个年纪不大的孩童手中同样拿着一把竹剑,对着一块*的木头做着不同的动作,自从两年前鬼谷子真正确定下他们二人的各自传承后,便开始了各自的修行,盖聂的剑法以纵为主,而卫庄则以横为主,盖聂的剑法注重真气长久连绵不绝,而卫庄的剑法则走的是犀利路线。“师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劈开这木头啊?”“十年磨一剑,早着呢,慢慢练吧,师傅不让我们用真气,就是为了训练我们的肉体能力,再说了这也是有技巧的,我这一段时间刚刚摸出了规律,你的劈和我的砍都要顺着木头的纹理走,这样才有能把木头劈开的可能”卫庄摸着下巴对着盖聂说道,自从两年前见到鬼谷子后,就命盖聂为师哥,不过经过卫庄的恐吓后,背地里盖聂还是称卫庄为师哥,毕竟三年的阴影不是说散就能散的,“嗯,我知道了师哥。”盖聂一脸认真的说道,随即便把目光重新看向了木头,“噗、噗、噗”诺大的草地上只有二人的劈砍之声。“聂儿小庄,你们俩过来一下。”

  嗖的一声,利箭百步穿杨,竟射穿了百步之外的一棵柏树主干,我拿着弓骄傲地对右卫门大笑道:“怎么,右卫门,这一年我的箭术可是已经远远地超过你了,嘿嘿,不服气不行啊!”(真是没想到啊,在未来的我主修文科,身体更是弱不禁风,在这里几个月的锻炼身体竟变得异常强壮,而且自己的武技领悟力似乎也不俗,如果没办法回去了。那就在这里好好地开创一番事业,也许以后自己的武技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兴奋之下,我一定要苦练武技,将来说不定能当个文武兼备的大将呢!)右卫门靠在旁边的大树上,显得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你早就超过我了,每次姐姐来的时候,你就出我的丑,不就是想让姐姐对你刮目相看吗?喜欢姐姐就直说呗!非拿我当跳板。哼!”右卫门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无地自容了,这小子每次总是当着雪惠的面说得这么露骨,我好几次真想把他拖到拐上打一顿。“右卫门,又欺负徐晔,你就知道欺负老实忠厚的人。”

  一个晚上,张浪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不知不觉,天亮了。喔喔……!听到从窗外传进来的公鸡打鸣声,张浪不由得一阵紧张,“怎么就天亮了?!”房门轻响了一下,小薇端着热水盆走了进来。小薇就是张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少女。她是吕布的贴身侍婢,不仅人长得娇俏可人,而且还非常细心,照顾吕布可谓无微不至。令张浪感到有些不解的是,小薇明显还是个!很难想象她一天到晚服侍吕布,吕布居然没有吃了她?小薇将热水放到床头,随即跪了下来,双手放在大腿上,用她那百灵鸟似的声音道:“将军,您醒了?”张浪半坐起来,一只手撑着床沿,另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小声嘀咕道:“老子一个晚上都没睡!”小薇没听清楚,小心翼翼地问道:“将军,您说什么?”心情烦躁的张浪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已经破晓的天色,有些紧张地问道:“是不是要出发了?”小薇点了点头,“张辽将军高顺将军他们正在大厅里等候呢!”张浪深吸一口气,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妈的,拼了!

  一转眼,老刘在山上随童渊习武,已经快两个月了,老刘的霸王槊法,已经学的差不多了,现在需要的,就是实战锻炼了,内功心法在老刘的不懈努力下,也有了很大提高。这天晚上,三个人吃过晚饭,又聚在一起聊天,童渊说道:“玄德,我能教你的已经都教了,我知道你的志向高远,当今天子昏庸无道,宠信宦官,苛捐杂税已令天下百姓民不聊生,为天下苍生着想,你还是下山吧,希望我这把老骨头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一个太平盛世的出现。”毕竟是现代人,老刘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所以,虽然对这师徒二人也依依不舍,但自己毕竟还有好多事情要去做,记得以前,自己看那些穿越到三国的小说时,一直对大家不把黄巾之乱消除而耿耿于怀,因为就是这场战乱,使得大汉的人口急剧下降,导致国力衰退,最后导致五胡乱华的生,既然自己已经来了,那就尽力去阻止这场灾难的生。

  下邳,州牧府。密室中,关张两兄弟隔案对坐。“翼德,为兄安排你之事,你可办妥?”关羽丹凤眼半开半阖,语气间有种孤傲的气势,说话间拿起酒杯,放在嘴边浅呷一口。“我已照二哥的交待,派张贵率三十名亲卫,假扮贼寇在半路截杀那小子,可是……”黑脸的张飞流露几分尴尬,“可是昨日细作回报,那小子已安然无恙的去海西就任,张贵一众也没有回来复命,我觉得可疑,便派人沿路去寻找,竟然发现他们三十余人都死在了路上。”关羽身形微微震,嘴边酒盏微晃,溅出几滴酒水,丹凤眼蓦然睁开,闪过一丝惊异。“那小子,竟然杀了张贵三十多人?”关羽放下了酒杯,赤色的脸上,流转着不信。“我也无法确认,先前我已打听过,那小子身边没什么厉害人物,按理说不可能做到,可张贵他们确实被全灭,那小子也安然无恙的去了海西,着实叫我想不通其中原由。”张飞扣着后脑勺,眉心凝成了一个川字。关羽轻抚美髯,冷哼一声,“量那小子也没这个本事,说不定是臧霸那帮泰山寇所为。”“二哥言之有理,我想也奇怪啊,那小子废物一个,哪有本事灭了我三十个精锐的卫兵。”张飞也不屑的附合,话锋一转,“那我是不是再派一队人马,潜入海西去刺杀了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