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机关取消3868公车地方仅安徽等5省公开车改方

2019-03-04 17: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昨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目前,中央国家机关车改已全面完成,共取消车辆3868辆,并向社会公开拍卖,收入已上缴国库,2000多名司勤人员得到妥善安置。此外,各省区市已基本完成车改总体方案制定。

  与此前相关指导意见提出的完成时间相比,中央国家机关车改的完成时间已推迟半年多。去年7月,公车改革启动。当月,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在2014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其所属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公务用车制度改革;2015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

  关于地方车改的情况,连维良介绍,各省区市都已经制定了公车改革方案。“截至目前,上报到国家层面的有20家,我们目前已经批复了16家。”

  连维良说,中央国家机关140个参改单位取消的3868辆车,都已经规范处置,收入已经上交国库。涉及的参改人员接近5万人,压缩的车辆达到62%,安置司勤人员2000多人。

  “这次公车改革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公车改革后,财政为公车保障的支出要减少。”连维良说,在当前测算的基础上,节支率是不低于7%。现在中央国家机关初步测算节支率是10.5%。

  连维良还说,就地方来讲,已经审批的这16个省区市,平均节支率是7.88%,其中省本级的节支率更高一些,大致是11%左右。节支效果好于预期。

  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今年1月16日透露,中央层面取消的3184辆公车已全部封存停驶。不过,官方昨日公布的数字显示,目前中央国家机关车改已全面完成,共取消车辆3868辆。

  两次公布的数字缘何相差近700辆?对此,相关人士向新京报记者称,去年12月底前,共审批134个部门。这次统计数据时又加上了6个部门,共140个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的一场中央公车拍卖于本月9日在北京举行。根据媒体统计,从今年年初开始,中央公车拍卖已进行24场,总成交额超过1.39亿元,共成交2404辆公车。

  北京北汽鹏龙机动车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韩涛告诉新京报记者,中央公车拍卖已近尾声,目前还有一部分公车正在进行评估和变更等手续的办理。另外,有一些封存的公车需要报废。

  北京花乡拍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郁峰说,目前绝大部分车已经处置完了。至于此后是否还有中央公车拍卖,他们正在等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消息。

  王郁峰透露,在封存公车中,有一部分车评估时直接报废了。进入拍卖程序后的公车,报废数量比较少。至于报废公车的具体数量,他并不清楚。

  根据官方昨日通报,在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公车改革中,2000多名司勤人员得到妥善安置。他们都去哪了?

  据了解,《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各级党政机关根据改革后的实际需要,合理设置司勤人员岗位,采取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方式确定留用人员;未聘人员原则上以内部消化为主,通过内部转岗、开辟新的就业岗位、提前离岗等措施妥善安置。依法做好未留用人员聘用合同或劳动合同的终止、解除工作,维护其合法权益,相关必要支出由各级财政安排专项经费予以保障。

  相关人士表示,距离退休时间在5年之内的司乘人员,均可提前离岗,这一批概占了三分之一。他介绍说,其他人可以内部转岗到其他岗位,比如物业管理部门。

  该人士称,2000多个司乘人员平均在140个部门,算下来每个部门20人不到,安置压力不算太大。

  任职于国务院直属某国家局的处级干部杜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所在单位以前大概有近20个司勤人员。公车改革后,有七八个人离岗。“这几个人的年龄大都在56岁以上,单位和他们签了离岗协议。每月的工资照常发放,不过补贴没了,大概能发四五千块钱。”

  一直以来,地方车改被公认为阻力重重。昨日,连维良坦言,今年上半年,地方上报公车改革方案时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公车改革后公务出行更多要靠公共交通来保障,但是一些边远地区的公共交通保障条件是比较差的,而且有些地方可以说没有公共交通条件。”

  按照中央统一部署要求,地方党政机关车改应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据新京报记者统计,目前仅陕西、广东、安徽、湖北、贵州5省份已公开公车改革方案。此前,多省份发改委表示,车改仍在准备阶段,或车改方案尚未最终确定。

  杭州车改方案的设计者之一、杭州市发改委体改处调研员马建华向新京报记者分析认为,目前许多省份仍在观望,因为公车改革涉及深层次利益调整,而既得利益群体不愿意妥协。

  马建华表示,他看过多个省份的公车改革方案。在他看来,这些方案基本上和中央的公车改革方案没有多大区别,少有根据自己省份的实际情况做出创新。

  在马建华看来,目前各省的车改方案中,“一刀切”问题尤其值得关注。他以杭州为例,杭州是副省级城市,区和县的行政级别不同。但是,一个城区往往比一个县的面积要小得多,县里的干部公务出行距离相对更远一些。因此单纯根据行政级别来界定车补数额不符合实际情况。

  公车改革方案将车补“一刀切”的方式不符合实际情况,因为不同的单位工作性质不同,有的单位可能一年下两次乡就够了,有的则要经常下乡。这样一来,就存在不公平的情况。